首页 >> 军事 > 我们是阅兵方队的排头兵

我们是阅兵方队的排头兵

时间:2019-11-11 09:18:44

方昆山穿着深色衣服在最右边。

红色的圆圈是方昆山。

方昆山的近照。

温家宝/我们的记者刘艾君

数字/由受访者提供

今年,90岁的方昆山慢慢打开了他珍藏的相册。这是一份拷贝。图像不是很清晰。老人慢慢地说:“我就是那个举着冲锋枪走在右边的人。我是旗手。在16,000多人的阅兵中,我们的海军广场队处于最前线。”

几天前,大连海军学院退休干部、海军老兵方昆山与记者分享了他70年前的珍贵记忆。

去北京参加阅兵吧!

“注意!”“放心!”

七十年前,在丹东海事学校的训练场,清晨的阳光洒在年轻海军士兵的脸上。方昆山才20岁,已经是海军学校的学生了。这时,教官走到队伍的前面。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份清单,大声宣布:“听到自己名字的同志们,立即停止训练,出去吃饭,抓起枪,收拾好背包,准备离开!”

70年后,方昆山告诉记者:“解放战争当时正在肆虐。如果我们不战斗,就没有立功的机会。一听到我的名字,我就觉得没关系,我们可以战斗。”

早饭后,方昆山和他的同志们在火车站背着背包。在等着上车的时候,政委朱军向车队宣布:“同志们,组织给了你们一个光荣的使命。”他停顿了一会儿。“这次任务是去北京参加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仪式!”

“哇,我激动得心都要跳出来了。我没想到如此光荣的任务会落到我们年轻的士兵身上。”

“你为什么会被选中?”记者问道。

“我不知道。”方昆山笑了。

方昆山仍然记得朱政委告诉他们的保密原则:“如果有人问你从哪里来,你应该礼貌地说你是从后面来的。如果有人问你要去哪里,请便。”话音刚落,每个人都笑了。

阅兵期间,我会见了朱总司令。

该队去黄土军营训练。

训练开始的时候,一天结束的时候,方昆山觉得他的腿不是自己的,但是他和他的同志都没有抱怨,他的情绪很高,他练习得更熟练,他的腿也没有受伤。更让方昆山高兴的是,他被选为旗手。

训练生活并不单调乏味。有时会放映电影。演出前,年轻的海军士兵和陆军哥哥聚在一起。你拉我唱歌,我拉你唱歌。非常快乐。

一天早上,阅读小组被拉到机场。朱德司令想检查一下训练。朱司令宽阔的肩膀和稳健的步伐给方昆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离总司令只有1.5米。我很幸运能看到朱司令这么近。”在回车站的路上,兴奋的他们唱了一首军歌。

很快,队长传达了朱司令的指示:“海军走得非常整齐。”我们都感到更受鼓舞。

为了确保安全,9月30日晚,方昆山和他的同志们再次来到天安门广场,趁着行人稀少,又进行了一次野外演习,效果越好。

回到车站,旗卫兵方昆山一遍又一遍地擦枪。他说这是一把折叠铁冲锋枪,已经俘获了敌人。“我们的制服是定做的深蓝色呢子干部制服,大礼帽、白礼帽,礼帽是绣有海军铁锚和八一军徽的。鞋子被擦亮擦亮,同志们互相检查和提醒。”

汽笛响了,我醒了,洗了澡,穿好衣服,吃了东西。阅读小组布满星星,骑着马来到天安门广场前的集合区。

我们是游行的先锋

毛主席庄严的宣言、壮丽的“志愿者进行曲”和震耳欲聋的敬礼都永远铭刻在方昆山的脑海里。

游行开始了!

“我们的海军特遣队在接受审查的16000多名士兵中处于前列。这是第一次通过天安门广场,受到毛主席、朱总司令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检查。当我经过天安门广场时,我真的很想见到毛主席,他在天安门城楼受到尊敬,但是我不能就这样转过头去。这是一门铁的学科。”

当时,海军干部广场队的四名旗手手持冲锋枪保护“八一”旗。旗手是李·关颖。旗手是吴德洲、卞承瑜、李明阳和方昆山。方昆山在人民英雄纪念碑旁边。

后来,人们不停地问方昆山经过天安门广场时是怎么想的。方昆山说:“说实话,在我能想到任何事情之前,我感到非常荣幸和自豪。”

带路的海军阅兵受到了高调的对待。穿过天安门广场后,他们没有继续前进。相反,他们立即站在天安门站的左边,看着其他兄弟部队经过。方昆山感到了荣幸。

参加国宴

又见到总司令朱德了

建国仪式结束后,张学思总统带领方昆山一家参观了故宫和颐和园。这让方昆山觉得总统对他们表现出了特别的关心。在颐和园的石舟前,每个人都一起拍了一张照片。张学思说,腐败的满清政府利用海军的军费为他们建造了一个私人花园,让他们开心。石头船是犯罪的证据。张学思还鼓励每个人利用自己的青春,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海军。

秋天很凉爽,首都的秋天气氛让方昆山感到轻松。他脱下皮鞋和袜子,在湖边洗脚。他旁边的一个战友开玩笑说:“你的孩子很有勇气,敢在湖里洗脚。如果慈禧太后发现了,你哪儿也不能去。”每个人都笑了。笑声掠过湖面,飞走了。

阅兵完成了。在部队离开北京的前一天下午,方昆山接到了他们每个人去北京饭店的邀请,说是首长要招待他们。正当他在宴会厅坐下时,一位和蔼的主任进来了。这不是他几天前遇到的总司令朱德吗?原来朱总司令设宴款待了参加阅兵的海军干部。

宴会开始前,朱德给每个人都做了指示。方昆山仍然记得演讲的总体思路。“总司令说,我们的社会主义国家就像一个大花园。帝国主义反动派像猪一样。如果猪践踏我们的大花园,我们该怎么办?他停下来说,“让我们一起努力杀死它。"

朱德再次鼓励大家。同桌的一个军哥哥对昆山说:“你们这些孩子真幸运。我们的许多老同志已经十多年没见总司令了。你参军后不久就见到了他,并和总司令一起吃饭。”

宴会结束后,朱总司令和他们一起观看了苏联歌舞团和芭蕾舞团的歌舞表演。

70年后,方昆山回忆起国宴。他说:“我吃得很好。我以前从未见过许多菜。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一种方形、白色和白色的小馒头。它被放进了甜丝丝的嘴里。它特别美味。大嘴巴的人一次可以吃几个。”

建国典礼归来后,方昆山在大连海军学院学习和工作,教书育人,为中国海军现代化做出了巨大贡献。他很低调,不想打扰别人或被打扰。每当我想起死去的同志,老人总是泪流满面,沉默不语。

这位毕生献身于海军的老兵在1999年退休时写了他最喜欢的长诗《永别了,旗帜》。

“我喜欢穿海军制服,制服不华丽,但很庄重;虽然统一的颜色单调,但却庄重而威严。穿军装象征着祖国赋予士兵的责任和荣誉...我的生活将永远与祖国、与共产党、与八一军旗联系在一起……”

广西十一选五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重庆彩票网 中国竞彩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