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bet比分网·“6好友同住一屋”不是梦!广州最红的“无界社区”是这样产生的

bet比分网·“6好友同住一屋”不是梦!广州最红的“无界社区”是这样产生的

时间:2020-01-11 11:33:16

bet比分网·“6好友同住一屋”不是梦!广州最红的“无界社区”是这样产生的

bet比分网,近日,一栋由广州老糖厂改造而成的“无界社区”在网络爆红。这一为6名好友设计的居住空间,打破传统建造格局,不仅有很多共享空间,楼上楼下还可以随时“上街”交流,被无数网友视为“理想的居住地”。

几位斜杠青年关于“友情乌托邦”的设想,在现实中是否如此美好?日前,南方日报、南方+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广州番禺的无界社区,并独家专访了项目主创建筑师米笑,透过她的视野,带大家一探神秘社区的真正面貌。

从市中心驱车一小时到达紫泥堂创意园,在创意园内,无界社区是最为显眼的存在。记者第一眼看到无界社区时,完全看不出它究竟有多少层。这是从未见过的建筑外立面:两条楼梯盘旋上升,外墙凹凸有致,并不四方平整;门窗散落在墙,深浅不一,乍一看像有许多“洞口”,把许多生活场景都暴露了出来。

走进去才发现,原来这里有6套大大小小的房子,错落在一栋塔楼里面,分别取名为绕峰台、云雾居、半坡楼、红亭子、天之阁、大宅门。“我以朋友们为原型设计了这些房子,但现在并没有人住在里面,6个好友同住一栋楼仅是我们最初的设想。”无界社区主创建筑师米笑说。

爆改旧厂房作“友情乌托邦”

米笑是土生土长的广州人,20年前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建筑系,既是扉建筑创办人,也是扉美术馆馆长,曾设计建造亿达大厦、二沙文立方广场、广州方所、星海音乐厅系列改造工程等项目。因此,米笑有许多艺术界的朋友,他们都是“斜杠青年”,一群生活和工作无明显界限的年轻人。

米笑和朋友们在工作上有许多交集,但平时忙得难以见上一面。“我们在一起吃饭聊天时,总能蹦出很多点子。如果我们住得近一点,工作室离得近一点,也许可以刺激脑洞,互相启发。”2016年,米笑提出这一想法后,得到许多朋友的响应,都希望能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随后,她在广州四处物色,辗转多地,找到了紫泥堂创意园的纤维板厂。紫泥堂创意园原是建于上世纪50年代的大型国营糖厂,破旧的纤维板厂在其中毫不起眼,设计可发挥的空间大,租金也便宜。但是,直至与园区沟通时,米笑才得知法律规定厂房不能住人。“有居住需求的朋友无奈退出了,但我们的想法是很有意思的,所以还是很想把它实现出来。”

米笑的想法吸引了广州本地的一位投资商,愿意帮助她把废旧厂房改造成了“无界社区”。米笑称,之所以称之为“无界”,是因为它打破了传统格局,为互联网时代中的年轻人提供一种新的生活方式。“每一套房间都不是独立的,楼上楼下的人可以随时到‘街上’交流,形成更大的共享空间。”

经过三年的改造,今年的1月1日,无界社区终于亮相。如今,米笑每次带朋友来看这栋楼,都会听到“脑洞大开”这一句称赞。他们没想到房子之间还有这么多沟通和联系,既可以拥有自己的私密空间,也可以跟别人随意进行交流。这正是米笑最初想要创造的一种新的生活和工作状态。

米笑表示,无界社区起初是他们几个好朋友的一个梦想,希望可以同住一栋楼,在一起工作和生活。实际上,由于用地性质的限制等问题,他们不能把它当作家和工作室,但是他们仍在不断寻找,希望未来有一天,在某个地方,可以实现这个关于友情的“乌托邦”理想。

谈设计:山水概念融入现代建筑

问:无界社区的外立面模糊了外墙的边界,是出于什么样的构想?

答: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栋楼都会很疑惑,不知道它是用来做什么的。建筑的外立面就像人穿的衣服,我总在想时尚总有过时的一天,能不能不谈风格回归本质?如果把建筑里面的使用状态暴露出来会是什么样。“无界”就是指“模糊边界”,我这次没有设计外立面,而是尝试把空间的使用状态暴露出来,是想让功能本身形成一种形式的美感。

问:从废旧厂房到无界社区,你做了哪些方面的设计?

答:改造厂房的三年里,我一直在做各种设计。一开始讨论好友们该怎么在一起工作和生活,中期费心适应新的相关法律法规,平衡管理方的需求,来不断调整自己的建筑设计方案,最后是设计并做好房子里所有的软装。

问:你设计过酒店、豪宅、书店等多种不同类型的建筑,有没有一贯秉持的设计理念?

答:从业多年来,我一直延续山水的设计理念,去挖掘古人为何要谈山水,了解山水本质的空间关系,将其融入现代建筑设计。比如说,深受古人喜欢的太湖石里面有很多洞,每个洞可看作是“一座山”,看太湖石就像是一个连续游走的路径。普通房子讲求统一的标准化,而在无界社区里你可以看到大小、深浅的变化。从外面去看它,你可以感觉你的视线在跟着窗户游走上去,去想象里面的邻里关系。

谈改造:无界社区不住人

问:改造后的无界社区的产权和用地性质有改变吗?现在作什么用途?

答:无界社区的产权是国资委的,用地性质是工业用地,两者都没有改变。因为仍是厂房,所以不能住人。目前,无界社区当作小型的会展中心来管理,可以承办公司团建、亲友聚会等活动,希望以后有更多创意人群大开脑洞,来发掘空间更多的使用可能性。

问:改造过程中主要遇到的困难是什么,如何解决?

答:我想打造一个讲求公共性的无界社区,创造许多共享空间,但管理方担心私密性的问题,私密性即意味着界限分明。虽然有意见分歧,但我也理解管理方的考虑,很少有大集团去做这种创新的小型项目,他们也是因为喜欢才尝试。在改造过程中,我们其实都是在尝试突破自己的“界限”。协商之后,保留了一半的开放空间。

问:你在无界社区里设计了6套房子,你最喜欢哪一套?

答:我特别喜欢“半坡楼”,那套房子里我做了一个半封闭的黑色坡道,用来联系上下楼层,同时分割楼上楼下私密和公共的空间。无界的空间其实是一种无缝的连接,楼梯节省地方,但坡道的转换非常自如,人在移动的同时,光线风景也在自然改变。转弯处会经过特别黑的一段坡道,这像桃花源记里描述的“仿佛若有光”,再往前走,就会豁然开朗。而且,我的朋友很担心小孩会磕碰到楼梯,坡道铺上木地板后安全,还可以当作“滑梯”给小孩玩。

【统筹】曹嫒嫒

【记者】欧楚欣

【图片】张迪(部分图片由“扉建筑”提供)

【拍摄/剪辑】张迪 欧楚欣

【校对】曹柏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