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时事 > 大型文献专题片《我们走在大路上》丨第五集:壮志凌云

大型文献专题片《我们走在大路上》丨第五集:壮志凌云

时间:2019-11-08 20:53:19

在北京核工业地质研究所,有一个铀矿标本叫做开心石。

铀是核裂变反应的基本物质。

1954年秋,中国地质部在广西发现铀矿。

地质队成员收集的铀矿很快出现在中南海毛泽东的桌子上。

毛泽东把这个铀矿标本拿在手里,一遍又一遍地称重,意味深长地说:这就是命运!

1955年1月15日,毛泽东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听取李四光、钱三强、刘杰关于中国原子能研究现状等问题的报告。他说,今天我们都是小学生,请到课堂上来讨论与原子能有关的问题。

李四光拿出这个黑色和黄色的铀矿标本,钱三强用射线探测器演示了铀矿。

毛泽东说:这件事总是要被抓住的。现在是抓住它的时候了。只要我们有人力和资源,任何奇迹都可以创造!

在这次会议上,中共中央作出了发展原子能工业、构筑国防屏障的战略决策。

日本广岛和长崎上空核爆炸的蘑菇云加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也引发了西方大国的核军备竞赛。

新中国成立时,世界已经进入核时代。西方核武器的威胁就像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中国人民的心。

早在1949年3月新中国诞生前夕,周恩来就听取了核物理学家钱三强的建议,委托他从法国购买一批用于核科学研究的仪器和图书资料。

新中国成立前后,1500多名海外高级知识分子带着民族复兴和重生的梦想,冲破重重障碍,毅然回到祖国。他们的回归建立了新中国的第一代科研体系。

1955年,著名科学家钱学森在周恩来的直接帮助下从美国回国。回国后,他立即提出了发展导弹的想法。

1956年,国家制定了第一个科学技术发展长期计划,将和平利用原子能列为12项关键任务中的第一项,同时部署了两个更大的项目,即导弹和原子弹的开发。

今年4月,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说:

我们现在比过去更强大,将来也会更强大。我们不仅需要更多的飞机和大炮,还需要原子弹。在当今世界,如果我们不被别人欺负,我们就不能没有它。

中国发展两枚炸弹和一颗卫星包括核弹、导弹和人造卫星。核弹包括原子弹和氢弹。研发工作是逐步进行的。

1956年4月,周恩来主持中央军委会议,听取钱学森发展导弹技术的计划。会后,成立了以聂荣臻为首的国防部航空工业委员会,负责导弹发展和航空工业发展。

一切都在安静而高速地运转。

1956年10月,以钱学森为主席,成立了国防部第五研究所——导弹研究所。

不久,核武器研究所成立,大量顶尖核物理专家聚集在它的旗帜下。

新中国的研发基地和大型工业企业建设项目都已经启动。

一群群被枪毙的中国士兵把战争年代的革命精神和优良传统带到工厂和矿山,进入科研机构,踏上了国防现代化的新征程。

成千上万的工程师、铁路部队和建筑工人从四面八方秘密进入广阔的西北地区。

1958年4月,甘肃酒泉开始建设导弹发射基地。

核武器试验基地终于在新疆罗布泊建立。

从那以后,为了研制“两枚炸弹”,10多万名研究人员和参赛部队告别亲友,离开家乡,通过各种交通工具前往西北。

他们中90%不到35岁。

中国西北试验基地的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仲夏地表温度达到60度以上。风在吹,沙子在飞走。强风可以掀起帐篷,飞石可以打破汽车挡风玻璃。水非常珍贵。早上用来洗脸的水是留给下班后洗手、晚上洗脚和洗衣服的。

一位研究设计师曾回忆道:

一些离地面不到一米的地窖是落客区所有工人的房子。虽然住在地窖里不太冷,但地窖的顶部一直在滴水。在其他地方,床单被铺在下面,而在这里,床单被悬挂在空中。

起初,新来的同志们并不十分理解它,但是经过一整夜的生活,他们深深地感受到了它背景的神秘。如果没有,他们会在睡了一整夜后被沙子填满。在地窖里吃饭时,没有人敢把碗暴露在空气中。每个人都以同样的姿势,低着头,弯着腰,用上半身盖住饭碗,以防止风沙袭击。

最初,中国在发展导弹和原子弹方面得到了苏联的技术援助。

1957年10月15日,中国和苏联签署了新防御技术协议,规定从1957年到1961年底,苏联将向中国提供火箭、航空和原子弹开发技术。

这种援助对中国导弹和原子弹的发展至关重要。

1959年6月,风和云突然变了。由于中苏冲突加剧,中共中央突然致函中共中央,宣布将停止向中国提供原子弹样品等项目的相关技术数据。

一夜之间,苏联政府撕毁了数十份协议和数百份合同,从中国撤走了所有专家,中途停止了一些重大科研项目,并迫使一些在建项目下马。

因此,中国的第一次原子弹试验有一个令人难忘的代号“596”

此时,中国国民经济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

关于是安装还是拆卸昂贵的国防尖端科技项目的意见是针锋相对的。

毛泽东明确指示,我们应该下定决心从事尖端技术,而不是放松或下马。

聂荣臻的态度是坚定的:我们必须拿出以原子弹为标志的尖端武器,同时我们可以推动我国许多现代科学技术向前发展。

中国共产党人的雄心和努力工作的雄心从未动摇。中华民族依然挺立在不屈的脊梁上,艰难而坚定地走自己的路。

苏联专家撤离后的第83天,被称为“智能炸弹”的中国自主导弹东风-1起飞,准确命中目标。

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装备史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为了加强对研究和实验工作的领导,组织全国合作。1962年11月,中央成立了由周恩来领导的15人特别委员会。导弹和卫星的发展受到委员会的统一领导。

1964年10月16日15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了,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

1967年6月17日上午8点20分,中国第一颗氢弹成功爆炸。

从第一颗原子弹到氢弹,

美国花了七年零三个月。

苏联花了四年时间。

英国花了四年零七个月。

中国只用了两年零八个月。

中国拥有原子弹后,一些西方记者说中国没有枪或炸弹。

美国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曾预测中国五年内不会有汽车。

然而,他们再次低估了中国人的能力。在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前三个月,中国拥有自己的中短程弹道导弹。

1964年6月29日,东风2导弹成功发射。

1966年3月,中央特别委员会批准了导弹和原子弹的“两弹”联合飞行试验。

1966年10月27日9点,东风2型核导弹发射升空。

9分14秒后,核弹头在距发射场894公里的罗布泊靶心上方569米处爆炸。

这意味着中国拥有可用于实战的核导弹。

同年,中国建立了战略导弹部队——二炮部队。

中国的战略核导弹已经从中短程发展到远程,从液体燃料发展到固体燃料,从陆地发展到水下,从固定位置发展到隐蔽移动发射。中国先后研制了不同射程和装备部队的各类战略导弹武器系统。

1958年6月,毛泽东和中共中央批准了聂荣臻元帅关于导弹核潜艇发展的报告,当时“两弹”的发展正如火如荼。

十年后,1968年,中国第一艘核潜艇开始建造。

二十年后,1988年9月15日,中国成功发射了第一枚潜艇导弹和一艘核导弹潜艇。

最后,中国拥有以核潜艇为作战平台的核打击力量,并在潜在核战争中具有战略反击能力。

正如中国在导弹和原子弹技术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一样,世界强国之间的激烈竞争也从陆地扩大到了太空。

“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东方红一号卫星首席技术官孙家东:我国第一颗卫星发射升空时,难度很大,条件也很差。然而,我们的国家确实依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来满足当时形势的需要。因为外面的世界对我们完全封闭。

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人造卫星东方红一号搭载长征一号运载火箭进入太空。

举国欢庆。

继苏联、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发射卫星的国家。

截至2019年3月,中国航天工业已经用8种长征系列运载火箭进行了300次航天发射。轨道上有200多颗卫星,包括四系列地球观测、通信和广播、导航和科技实验。

回顾共和国走过的道路,“两弹一星”的发展史是辉煌的,充满了跌宕起伏。

所有这些都是在极其保密的环境中默默地完成的。

邓·鹰巢曾经说过,直到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的消息发布,她才知道它的试验。周恩来也对她严格保密。

邓鹰巢回忆说:当时,他告诉负责人,所有工程技术人员在这次试验中都要绝对注意保守国家机密。有关项目和测试的各种信息应只让参加测试的人员知道,而不应告诉其他同志,包括他们的家人和亲属。

做惊天动地的事情和成为一个匿名的人是许多参与研究和测试的人的写照。

为了研制原子弹,邓稼先是第一批收到转移订单的核物理学家之一。留下一张全家福后,邓稼先的名字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那年他刚满34岁。

在他离开妻子的那天晚上,他对她说,我的一生都献给了我未来的工作。在这件事上,我过着非常有意义的生活。

1958年8月,邓稼先去戈壁沙漠核试验基地时,他甚至没有留下一个信箱来通信,只留下一个多年来对丈夫一无所知的妻子。

在这个秘密而简陋的房子里,邓稼先和计算小组依靠手持电脑反复计算与原子弹爆炸相关的关键数据,最终完成了原子弹的理论设计。

突发事故已经成为邓稼先健康的转折点。邓稼先在没有任何保护的情况下直接去了事故中心。有了这样的举动,没有人能确切地说他的身体受到了多大的伤害。

直到1986年6月,医院才发布邓稼先病危报告,中央军委指示他解密。主要报纸和杂志以“袁勋的两颗炸弹”为题报道了他28年的默默无闻。

对于54岁的核物理学家王昌赣来说,他刚刚在苏联发现了“反西格玛负超人”,并获得了国际声誉。这也是成就的黄金时代。参与原子弹的开发意味着放弃这一切。

在他回答“我愿意以身作则”后,出生在国际物理学界的王昌赣消失了,另一个名叫王静的人在西北核试验基地主持了爆炸试验。

1968年12月,59岁的郭永怀,负责原子弹的理论探索和开发,从青海试验基地回到北京工作。

12月5日清晨,郭永怀的飞机在着陆时坠毁。

当人们发现尸体时,他们发现在最后一刻郭永怀和警卫们互相拥抱,并用他的尸体保护着装有绝密科研资料的包裹。

在那些日子里,因为郭永怀已经从事绝密工作很长时间了,他不得不在小女儿庆祝生日的时候向她要礼物。他不得不抱歉地指着天上的星星,说将来天上还会有一颗星星,那是爸爸送的礼物。

2018年7月,国际小行星中心正式命名小行星212796为郭永怀。他也成为第一个被追授两枚炸弹和一颗星荣誉奖章的烈士科学家。

他们用全部的生命和热情接受了国家使命,并最终凝聚成灿烂的光。

光明照亮了我们的土地,用血和火铸造的共和国,以及一个永远不会被欺负的强大国家的梦想。

研制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的过程是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统一领导下进行的。全国各行各业和有关部门都努力合作,克服困难。它体现了社会主义制度集中力量解决重大问题的优势。

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试验的成功提高了中国的国际地位,保障了国家安全和世界和平。这是国家实力的象征,也是国家繁荣的象征。

生活比年老容易。

当无数人为支持共和国而战时震惊世界的呼声将永远铭刻在共和国的史册上。

[纪念品]

第一个导弹训练和试验基地建立于1958年3月。

第一枚短程地对地导弹于1960年11月成功发射。

第一颗原子弹于1964年10月成功测试。

第二炮兵部队成立于1966年7月。

导弹核武器的首次成功发射发生在1966年10月。

1967年6月,第一颗氢弹通过空气爆炸成功测试。

第一次远程火箭飞行试验于1970年1月中旬成功。

1970年4月,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1号成功发射。

1971年12月,我们研制的第一艘导弹驱逐舰投入使用。

1974年8月,核动力潜艇开始部署部队。

1982年10月,潜艇首次成功发射运载火箭。

1988年9月,一艘自行研制的导弹核潜艇成功发射了水下运载火箭试验。

1999年9月,对研制两枚炸弹和一颗卫星作出杰出贡献的科学家和技术人员受到表扬。

湖北快三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三分快三官网 快乐8